相关文章

贵阳冷库呼唤从城区突围(图)

来源网址:http://www.zschc.com/

  一家公司从广州运到贵阳的海鲜产品,需要经过冷库储存处理,商家把地点定在了贵阳嘉润路一家冷库储存公司。

  运货司机小刘的如意算盘是,从广州出发到贵阳卸货,只需要两天一夜的时间。晚上还可以品尝贵阳特色小吃,安心睡一晚,再开车返回广州。

  然而,这趟长途却没有按照小刘的预想发展,返程时间足足推迟了两天。经过两天一夜长途跋涉赶到贵阳,司机小刘与同事已经全身上下被汗水湿透,到了小碧收费站,小刘被眼前白天“限货入城”的交通指示牌挡住去路步。

  白天不能进城,只有等天黑,在加油站等天黑是件非常痛苦的事情。“人不离货,整天闷在驾驶室让人难受。”小刘有些心烦。

  终于等到晚上12点,进城了,却又找不到嘉润路方向。黑夜里,终于看到带路人,一口价50元一趟,小刘不敢还价,只期望对方把货车安全带到目的地就烧高香了。

  夜里赶到冷库,装卸工人已下班,冷库关门。又得睡在车上等天明。清早排队卸货,车太多,中午两点才轮到小刘的货车,卸完货已是下午3点,还需等到天黑才能出城。

  据了解,由于多家冷库都地处贵阳市中心区,在贵阳治堵工程中,“限货入城”卡住了冷库物流发展的脖子。

  不只是货车司机,在市区从事冷冻食品生意的经营户也颇感无奈。

  “货主催得急,就是保本也要把货物转运出去,谁速度快,谁就能抢占先机,留住顾客。”南明区康泰水产品经营部老板杨晴抱怨说,自从贵阳市限制大货车白天进城以来。公司运营成本比原来增加了五分之一,即便是这样,还是流失了不少老客户。

  为了留住老客户,杨晴自己买了一辆小货车。客户订货要得紧,用小货车转运出城,一辆车不够,租车转运满足顾客。这个办法虽然缓解了大货白天进出城的压力,但冷藏食品却“不乐意”,在转运过程中损耗增多,冷藏食品质量下降,客户很不满意。如今,杨晴两头为难,不知今后该如何是好。

  “转运一车货60多吨,新增的两千多块钱把利润都榨干了。”走访调查过程中,许多经营户都表示,限制大货车白天进出城,给物流业带来了很大影响。高额转运成本,将不少商家渐渐逼出市场。

  规模小成本高

  冷库遭遇市场“紧箍咒”

  运输困难,还只是限制冷库发展的一个方面。记者调查发现,贵阳的冷库市场,正在遭遇市场“紧箍咒”瓶颈。

  一是规模小。据了解,贵阳冷库大多建于上世纪80年代,分布在市区的解放路、都拉营和乌当区肉联厂等地,现在随着乌当上5000吨的冷库撤除后,贵阳现有冷库容量一下减少到了15000吨左右。

  二是运行成本高。贵阳冷库,大多建于上世纪,由于比较分散和规模限制,限制了冷库的升级和管理,从而难于优化管理,企业管理成本增加的同时,却因为运输的紧张而导致利润减少。

  三是随着大贵阳的建设,冷库数量跟不上市场需要,比如一些产品想要进入贵阳,却因为冷库的限制最终流产,这其中包括一些大的速冻食品和海鲜产品等。

  四是冷库给市区居民造成了噪音等污染。据了解,这些老冷库随着城市发展,从80年代地处城市边缘,到如今却逐渐成了为市中心,除交通因素造成的噪音污染外,制冷电机工作时也会发出噪音,给周围居民生活造成了严重安全隐患。记者在走访调查中发现,现有市区内大大小小冷库与住宅小区都不能达到安全法规25米距离。另外,建于上世纪以前的老冷库,建造基础差,管理不规范,不少设备、门窗锈迹斑斑,墙体脱落。给周边环境和居民人身安全造成影响。

  以上这些制约,在需要冷库储存做果品生意的王先生身上颇为明显。

  经营板栗等果品批发的王先生,之前每个月都要在贵阳市区里的冷库里储存三到五吨果品。但是随着交通限制,运行成本和时间成本一下让他受到了成本压力。于是,他把目标选在了都拉营冷库,但当他去到都拉营一看,存货的人也很多,每天都需要排队。

  于是,王先生又把目光收回到了市区。只是这时,他走了多家冷库公司,都没有空余的货柜出租给他,最终只能跑到乌当,找到自用的瀑布冷饮公司冷库,暂时储存。

  贵阳冷库

  呼唤突围

  “城市发展和时代要求,都在呼唤冷库业从城区突围,形成产业优势和规模优势。”长期从事冷库物流经济实践调研的浙江总商会执行会长、贵州瀑布冷饮公司董事长陈瑞国一语道出了冷库今后发展方向——突出城市围困。

  陈瑞国分析说,冷库布局与飞速发展的城市建设正产生着矛盾冲突,一方面是冷冻企业为当地加工产业带来的巨大经济效益,一方面城区建设变化对冷库带来的冲突——交通管制,大型集装箱车进出受限制,严重影响企业运营。面对多重压力,老冷库必须紧跟时代步伐选地搬迁。

  “谁能率先突出城围,谁就能在冷链物流今后的快速发展过程中抢占先机。”陈瑞国说。

  “要做,就做市场和时代需要的冷库业。”陈瑞国的目标是,在当前冷库市场需要四处突围的情况下,率先抢占交通便利的乌当区东风镇,以便在破解今后在冷链物流发展过程中的交通瓶颈难题和规模难题中抢占先机。